·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公告(拍卖位于铜川市新区正阳路阳光小区BS-1幢10号商铺一套) ·铜川中院院长冯迎春深入宜君法院调研指导工作 ·铜川中院网站客户端(APP)矩阵率先在全省开通试运行 ·铜川中院网站客户端(APP)矩阵率先在全省开通试运行 ·铜川中院为裁判文书标识二维码延伸法治服务触角 ·铜川中院:举办全市人民陪审员业务能力网络视频大赛 ·【新区审判庭】为审判大楼建设增砖添瓦 ·【新区审判庭】巡回办案寓审于教 群众路线再开新花 · 铜川中院党组专题研究落实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 ·铜川中院召开全市法院民商事审判会议暨业务培训会 ·铜川中院举办加强法院文化建设提升法官素质修养培训班 ·铜川中院:院长冯迎春深入姚湾村调研,提出全面精准扶贫新思路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袁XX绑架案

发布时间:2014-10-28 14:35:26


【关键词】绑架  主犯  情节较轻  刑罚的谦抑      

【裁判要点】上诉人袁XX等伙同他人以勒索财物为目的,使用暴力绑架他人,迫使被害人家属交付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绑架罪。上诉人袁XX结伙他人实施绑架犯罪属临时起意,且对四被害人的殴打行为较轻,勒索的财物较少,在归案后能积极退赔四被害人经济损失,情节较轻。上诉人袁XX在共同犯罪中积极实施绑架犯罪,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上诉人袁XX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可酌定从轻处罚。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一)项等

【案件索引】

    一审:铜川市耀州区人民法院(2013)铜耀新刑初字第00027号刑事判决

    二审: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铜中刑一终字第00002号刑事裁定

【基本案情】

    公诉机关:铜川市耀州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袁XX、杨X等。

    铜川市耀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6月27日晚22时许,铜川新区袁家村村民袁X豪(另案处理)与被告人杨X在铜川新区景丰中学外闲转时与四名陌生男子发生口角。后在袁X豪纠集下,被告人袁XX驾驶一辆黑色别克小轿车拉载李X(另案处理)赶至景丰中学后门与袁X豪、杨X二人会面。四人在学校附近未找到与袁X豪发生口角的四名男子,后欲驾车离去时,在白家村十字路口遇到被害人孙XX、李X、行X、高XX四人。袁X豪等人下车无故殴打四名被害人,并强行将四人挟持上车拉至新区玉皇阁大桥东头。后又用皮带、树枝、石块等物继续殴打四名被害人,强迫其承认殴打袁X豪并抢袁X豪钱的事情,迫使四名被害人分别写下自愿赔偿的证明,并控制被害人向家属索要赎金。被害人李X的家属于6月28日凌晨2时许向被告人袁XX交付赎金1600元后被放回。被害人行X、高XX中途逃脱。被害人孙XX一直被挟持,在数次更换交付赎金的地点后,直至6月28日17时许,其父孙X牛交付2000元赎金后被放回。

    铜川市耀州区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袁XX、杨X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绑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袁XX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认为自己不构成绑架罪,应是非法拘禁罪。其辩护人对被告人袁XX构成犯罪没有异议,但认为应以非法拘禁罪对袁XX定罪量刑。如果认定袁XX构成绑架罪,袁XX也不是主犯。

被告人杨X对其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

    经审理查明,2013年6月27日晚22时许,铜川市耀州区袁家村村民袁X豪(另案处理)与被告人杨X在新区景丰中学与人发生口角。袁X豪谎称自己被打和被抢钱,让其女友高XX打电话叫袁XX。被告人袁XX遂驾车带韩X及李X(另案处理)来与袁X豪、杨X会面。见面后,袁X豪、杨X、李X等人在景丰中学附近寻找与袁X豪发生口角的人未果。后在白家村十字路口,袁XX、袁X豪等人与被害人孙XX、李X、行X、高XX相遇。在袁X豪指认孙XX等四被害人为打并抢其钱的人后,袁XX停车。袁X豪、杨X、李X下车殴打孙XX等人,后袁XX让袁X豪、杨X、李X将孙XX等人拉上车。拉至玉皇阁大桥东头一路边,袁XX、袁X豪、杨X、李X四人对孙XX等人进行殴打。在孙XX等人被迫承认了打袁X豪并抢其钱的事实后,袁XX要求孙XX等人书写了自愿给袁X豪赔钱的有关债务凭证。后袁XX等人驾车将孙XX等四被害人拉到村民袁X家的灰场,袁XX安排袁X看好行X、高XX等。在袁XX等人向李X父母索要了1600元赎金后,6月28日凌晨2时许李X被其父母领走。孙XX一直被袁XX等人控制。在数次更换交付赎金地点后,6月28日17时许,孙XX之父孙XX向李X的朋友交付了2000元赎金,孙XX被袁XX等人放回。行X、高XX中途逃脱。3600元赃款被袁XX等人挥霍。2013年7月4日,杨X、袁X豪在耀州区东街华荣宾馆门前被抓获。2013年10月5日晚21时许,在耀州区耀州中学门前袁XX被抓获。

【裁判结果】

    铜川市耀州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12月24日作出(2013)铜耀新刑初字第00027号刑事判决:被告人袁XX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被告人杨X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宣判后,被告人袁XX提出上诉。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4月18日作出(2014)铜中刑一终字第00002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袁XX、原审被告人杨X伙同他人以勒索财物为目的,使用暴力绑架他人,迫使被害人家属交付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绑架罪。上诉人袁XX、原审被告人杨X结伙他人实施绑架犯罪属临时起意,且对四被害人的殴打行为较轻,勒索的财物较少,在归案后能积极退赔四被害人经济损失,情节较轻。上诉人袁XX在共同犯罪中积极实施绑架犯罪,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原审被告人杨X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且其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减轻处罚,能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可从轻处罚。上诉人袁XX、原审被告人杨X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可酌定从轻处罚。对上诉人及辩护人提出的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构成绑架罪证据不足、定性不准,认为应以非法拘禁罪对上诉人定罪量刑的理由和意见,经查,上诉人袁XX因袁X豪虚构自己被打和被抢钱一事,不仅仅是对四被害人进行了非法扣押、拘禁,而且对被害人进行殴打,迫使被害人书写有关债务凭证,后以此为由单方面向被害人亲属主张并勒索金钱,其行为符合绑架罪的构成要件。该事实有证人李X、袁X豪的证言,被害人孙XX等人的陈述,原审被告人杨X的供述等证据证明,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故对上述理由及意见不予采纳;对上诉人及辩护人提出的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为主犯明显错误的理由和意见,经查,上诉人实施了对被害人的殴打,定好数额并要求被害人书写有关债务凭证,安排他人看守其中两名被害人,控制被害人并向被害人家属索要、收取赎金,在绑架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故对上述理由及意见不予采纳;对辩护人当庭提出对上诉人袁XX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的申请,经查,辩护人仅是提供了袁XX曾因车祸而住院的病历,并未提出正当理由和提供袁XX可能患精神病的其他材料、证据,故对该申请予以驳回。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依法作出了上述裁定。

【案例注解】

    本案处理中的焦点及难点问题就是对被告人犯罪行为的定性,即被告人是构成绑架罪还是非法拘禁罪。1、两罪概念的分析。非法拘禁罪,是指故意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绑架罪,是指利用被绑架人的近亲属或者其他人对被绑架人安危的忧虑,以勒索财物或满足其他不法要求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麻醉方法劫持或以实力控制他人的行为。非法拘禁罪侵犯的法益是他人的人身自由,绑架罪侵犯的法益是被绑架者的行动自由以及被绑架者的身体安全。由此来看,两罪侵犯的法益存在交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绑架罪与非法拘禁罪不是对立关系。进一步说,虽然不能将非法拘禁评价为绑架,但可以将绑架评价为非法拘禁。明确这一点,对于犯罪的认定是具有意义的。但毋庸赘言,非法拘禁罪和绑架罪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关键的一点就是非法拘禁对犯罪目的没有明确的要求,而绑架罪要求犯罪目的是勒索财物或满足其他不法要求。2、辩护理由的分析。被告人袁XX及其辩护人均认为本案应以非法拘禁罪来定罪量刑,其主要理由是根据刑法第238条第三款的规定,行为人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构成非法拘禁罪;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7月13日《关于对为索取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非法拘禁他人行为如何定罪问题的解释》亦指出,行为人为索取高利贷、赌债等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非法拘禁罪定罪处罚,不成立绑架罪。司法实践中也出现了这样的现象:只要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存在债务,不管是否合法债务,不管是双方承认的债务还是行为人单方面主张的债务,也不管行为人对被害人人身自由的剥夺程度,均认定为非法拘禁罪。评析认为,认定行为构成的是绑架罪还是非法拘禁罪,不能仅以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是否存在债务为唯一标准,更应考虑行为本身对人身自由的剥夺程度、对人身安全的侵害程度。刑法第238条第3款使用的是“非法扣押、拘禁”概念,因此,超出非法扣押、拘禁程度的行为,即使存在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依然可能成立绑架罪。如果行为人为了索取法律保护的债务,而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理应认定为非法拘禁罪。对于为了索取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而非法扣押、拘禁他人,但不以杀害、伤害等相威胁,声称只要还债便放人的行为,也宜认定为非法拘禁罪。但是,为了索取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或单方面主张的债务,以实力支配、控制被害人后,以杀害、伤害被害人相威胁的,宜认定为绑架罪。为了索取债务,而将与债务人没有共同财产关系、扶养、抚养关系的第三者作为人质的,应认定为绑架罪。故意制造骗局使他人欠债,然后以索债为由扣押被害人作为人质,要求被害人近亲属偿还债务的,成立绑架罪。具体到本案,四被害人与被告人一方本就不存在任何债务关系(遑论合法非法),被告人袁XX仅在听了未成年袁X豪的“谎言”后,便积极对被害人实施非法扣押、拘禁并且殴打,以实力强迫被害人书写虚拟的债务凭证,显然应认定为绑架罪而不是非法拘禁罪。3、犯罪地位的分析。被告人袁XX在整个犯罪过程中,实施了对被害人的殴打,定好数额并要求被害人书写有关债务凭证,安排他人看守其中两名被害人,控制被害人并向被害人家属索要、收取赎金,其所起作用大,主犯地位明显。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刑法修正案(七)》对绑架罪在原条文两个量刑幅度(即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死刑)的基础上,增加规定“情节较轻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之所以如此修正,是考虑到从我国现有刑法规定来看,只有劫持航空器罪、背叛国家罪与绑架罪的法定最低刑为10年有期徒刑,但前两罪侵犯的客体为公共安全和国家安全,其社会危害性比以侵犯人身自由权利为主的绑架罪严重的多。有学者就指出,绑架罪的社会危害性并不比故意杀人罪和抢劫罪高,当行为人并未实施暴力,并且在未实现绑架目的前就释放人质的情况下,其社会危害性与非法拘禁罪相当,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对一般性非法拘禁犯罪的处刑为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而对上述行为人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显然畸重。考虑到以上背景及法律的修正,结合本案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其犯罪属临时起意,且对四被害人的殴打行为较轻,勒索的财物较少,在归案后能积极退赔四被害人经济损失,属情节较轻,故对被告人袁好齐判处六年的有期徒刑是非常合适的,也严格贯彻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体现了刑罚的谦抑性。

一审合议庭:耀州区法院 张振平 冯国庆 程晓全

二审合议庭:铜川中院 仝伟 范芳 韩永乐

编写、评析人:铜川中院  韩永乐

第1页  共1页

文章出处:铜川中院研究室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