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公告(拍卖位于铜川市新区正阳路阳光小区BS-1幢10号商铺一套) ·铜川中院院长冯迎春深入宜君法院调研指导工作 ·铜川中院网站客户端(APP)矩阵率先在全省开通试运行 ·铜川中院网站客户端(APP)矩阵率先在全省开通试运行 ·铜川中院为裁判文书标识二维码延伸法治服务触角 ·铜川中院:举办全市人民陪审员业务能力网络视频大赛 ·【新区审判庭】为审判大楼建设增砖添瓦 ·【新区审判庭】巡回办案寓审于教 群众路线再开新花 · 铜川中院党组专题研究落实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 ·铜川中院召开全市法院民商事审判会议暨业务培训会 ·铜川中院举办加强法院文化建设提升法官素质修养培训班 ·铜川中院:院长冯迎春深入姚湾村调研,提出全面精准扶贫新思路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王X、铜川天旭汽车销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与陕西药王山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公路运输货物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4-10-28 11:02:40


【要点提示】

    货物运输合同标的物的检验标准,托运人应当事先与承运人协商确定。需要第三方检验的,应将办理完有关手续的文件提交承运人。如未提交,除相对方认可的外,仅以收到货物后的检验报告作为索赔的依据,其主张不能得到支持。

【案例索引】

    一审:铜川市耀州区人民法院(2013)耀民初字第00110号民事判决书(2013年11月5日)

    二审: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铜中民二终字第00009号民事判决书(2014年6月12日)

【案情】

    原告(二审上诉人):陕西药王山水泥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药王山公司)

    被告(二审被上诉人):王X

    被告:铜川天旭汽车销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服务公司)

    2012年9月25日,王X与榆林神通货运信息有限公司签订的货物运输协议,将药王山公司在陕西中能煤田有限公司购买的混煤40.28吨运送至该公司。始发地为榆林,目的地为铜川市耀州区。2013年9月26日,即第一车煤运到药王山公司的当日,药王山公司又要求与王X签订《煤炭运输合同》(格式合同),合同约定:托运人:药王山公司(下称甲方),承运人:天旭公司(下称乙方),乙方授权的签约及驾驶人王伟;甲方将自己在确定煤矿订购的煤炭通过发运人由乙方承运,乙方按确定矿点装货时的状态保质保量将煤炭运至甲方厂内。运价随行就市,每车煤炭运至甲方后目测初步确认没有质量问题的即时清结。但初步目测不意味着煤炭不存在问题。在到货后7日内进行实验检验时如发现质量问题,乙方作为承运者,自愿向甲方作出下列承诺:保证在运输中不换煤、不掺假,不调换矿点(仅在甲方确定的矿点装煤),保证交付甲方的煤炭与甲方确定的煤矿所生产煤炭的发热量、含硫量及水分相一致(以甲方检验结果为准)。如果乙方(王X)不同意以甲方的煤炭检验结果作为判定煤炭质量的依据,由双方将签字封存的煤样和确定矿点的煤样交第三方进行对比检验。 违反上述承诺,乙方除赔偿甲方该车煤炭的货款外,并自愿按次(车)交付甲方煤炭质量损害赔偿金人民币150000元。……等内容。当日,药王山公司支付了王X该车煤炭的运费,并将该车煤炭与其他煤炭一起作为燃料使用。2012年10月3日,王X再次将煤运至药王山公司,药王山公司以王X于2012年9月26日运输的煤炭发热量低于煤炭当期发热量的平均值为由,不准王X将车辆(主车号为陕B259XX、挂车号陕B10XX挂)开走。随后,药王山公司诉至法院要求王X及服务公司赔偿损失150000元。

【审判】

    耀州区法院认为,煤炭运输合同上服务公司的签名是王X所写,王X是运输车辆的实际车主。王X辩称煤炭运输合同是在受胁迫下所签,但未提交证据证明。根据煤炭运输合同的约定,经检验煤炭的发热量低于煤炭当期发热量的平均值的,由双方将签字封存的煤样和同一矿点的煤样交由第三方进行对比检验。王X不认可药王山公司的检验结果,亦不申请鉴定,视为自行放弃权利。药王山公司根据煤炭运输合同的约定,请求王X支付煤炭质量损害赔偿金150000元,明显过高,应予适当减少。根据本案实际情况综合考虑,酌定为5000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百一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王X支付药王山公司损害赔偿金50000元;二、驳回药王山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铜川中院认为,当事人对一审查明的煤炭运输合同的签订及履行过程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庭审结束后, 2014年5月19日药王山公司提供了其2012年9月19日对中能煤田煤样的化验报告,发热量为5735大卡/千克。铜川中院认为,即使煤炭购销合同和2012年9月19日对中能煤田煤样的化验报告是真实的,其与王X承运煤炭的质量状况也没有关联性,与药王山公司起诉的理由无关,不能证明药王山公司的事实主张。

    铜川中院认为,本案争议的问题:①双方签订的煤炭运输合同是否适用2012年9月26日运到的第一车煤。②2012年9月26日王X所运送煤炭是否有质量问题;③王X是否应当向药王山公司赔偿损失。

    王X依据与中介公司签订的运输协议,在药王山公司指定矿点装运煤炭,运送至药王山公司时,药王山公司要求另行签订煤炭运输合同。虽然在客观上限制了王X签订合同的选择权,但王X依据与中介公司签订的运输协议装运煤炭时明知该车煤炭的货主和运输目的地,故这种对选择权的限制,并不当然构成签订合同中的胁迫行为。从煤炭运输合同的形式及内容看,该合同内容是药王山公司提前拟定的,填写的只是承运人名称及签字,符合格式条款的形式,但采用事先拟定的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行为本身并不违法。王X在该运输合同上签字后,药王山公司才同意其运送的第一车煤炭进场。从合同签订及第一车煤炭进场的过程来看,双方所签订的煤炭运输合同适用于王X所运送的第一车煤炭。

    王X与中介公司签订的运输协议并未约定煤炭的发热量等质量指标。在煤炭运至药王山公司后所签订的煤炭运输合同并没有约定具体的发热量等质量指标。从药王山公司外观查看检验封条完好的情况看,药王山公司没有证据证明王伟在运输过程中有加水、换煤、掺假等违反合同约定的行为。运输合同对于煤炭质量只约定承运人保证交付甲方的煤炭与甲方确定的煤矿所生产煤炭的发热量、含硫量及水分相一致,并未约定具体的发热量指标范围。而煤炭并非按照一定质量标准和生产方式加工制作的工业产品,煤炭发热量等指标的检验数值不仅与煤炭本身的煤化程度有关,还与存放中的风化程度及采样的客观性程度有关,即使同一矿点的煤炭其发热量等指标也不可能稳定同一。药王山公司未提供装运当日矿方对于煤炭的检验报告作为发热量等质量指标的比对依据,仅依据药王山公司对送到煤炭的检验结果,不能证明王X所运送煤炭与药王山公司确定煤矿的煤炭发热量等质量指标不一致。

    综上所述,王X的相应上诉理由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二)、(三)项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铜川市耀州区人民法院(2013)耀民初字第00110号民事判决;二、驳回陕西药王山水泥有限责任公司的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的焦点在于事后约定的货物检验标准在满足什么条件时,才对承运人具有约束力。

    本案的关键是王X依据与中介公司签订的运输合同承运货物时,并不知晓药王山公司要求在收到货物后7日内进行煤炭发热量的检验。王X将货物运输至目的地后,药王山公司与其签订了一份格式合同,对货物检验标准进行了重新约定,且对货物的检验要以第三方的检验结果为最终依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零五条的规定,“货物运输需要办理审批检验等手续的,托运人应当将办理完有关手续的文件提交承运人。”本条虽然是针对运输过程中,通关查验所需的检验检疫手续,并非是指一般情况下收货人作为验收依据的检验手续;但是该条并未排除验收阶段需要检验的情况。从本案中当事人第二次对货物的验收约定看,既然需要对货物进行检验,那么就应当参照上述规定,不但要当事人事先约定,而且托运人应当在托运时将检验手续提交承运人。之后,才能将检验结论作为验收依据使用。反观药王山公司的做法,在承运时没有指定中介公司与王X签订明确到货后验收标准的合同,更未向王X提交相关检验手续,即将货物交付运输。在货物到达目的地时,要求签订格式合同,对验收标准进行重新约定。即使不存在胁迫情节,也由于新约定的检验事项缺乏当日矿方对于煤炭的检验报告作为指标的比对依据,致其主张不能成立。

案例报送单位: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

编写、评析人: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

           何斌朝  刘坤琪

第1页  共1页

文章出处:铜川中院研究室    

 

 

关闭窗口